您的位置:首页 > 中心信息 > 媒体聚焦

温州金改风正帆悬 温州金融办主任:2013是突破年

[ 时间:2013-03-29 14:58:42 | 浏览:2384次 | 来源:浙江日报 ]

  温州金改迎来一周年!去年3月28日,国务院批准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短短一年间,人们看到,为破解民间资本阳光化等当下具有全局性意义的经济命题,温州在探索,浙江在探索,在顶层设计和基层创新中,新的发展活力在滋生,新的成长周期在展开。虽前路犹漫漫,然风正一帆悬。且看本报记者深入温州金改一线发回的系列报道。

  徐智潜:摸着石头过河

  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总经理

  谈金改成效,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借贷中心”)总经理徐智潜是个绕不开的人物。毕竟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是温州金改之初颇具代表性的创新产物。

  “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怎么运作?如何吸引人们来登记?我一开始也比较怀疑。”徐智潜坦言,虽然一直从事金融工作,但民间借贷登记,自己最初心里也没底。

  “温州的民间借贷是‘熟人经济’,且不说税收问题,单就这么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就很难改变。”徐智潜说。

  果不其然,前两个月,中心的成交额都在一两千万之间徘徊,直到去年6月中心增加了房屋抵押登记后,每个月成交额才有所提升,目前的总成交额为4亿多元。这个数字与温州流传的近6000亿民资暗流相比,真正“阳光化”的民资才是冰山一角。“更多的人,对于这个新生事物,持观望态度。”徐智潜说。

  一路摸着石头过河的徐智潜,现在终于渐渐为借贷中心找到了定位。“通过中心登记,让借贷双方的信息对称,减少中间环节,对降低民间利率有着实质性意义。”徐智潜说,即便依然游离在场外的民资,同样可以以借贷中心发布的利率指数为参照。

  “不管外界如何指责,现实操作中,我们发布的利率指数确实已经在发挥着指挥棒的作用。”徐智潜举例,借贷中心登记的车辆抵押,公开的借贷利率为1分2,对应的民间借贷利率为1分8左右,而早前民间借贷利率在这方面的月息曾高达3分,“从这一点来看,通过借贷中心的规范运作把更多民间借贷引向阳光化、规范化操作是完全可行的。”

  但是作为金改下推出的“权重”产品,如何让更多的民间借贷从地下转到登记中心,让利率指数更具标杆性?这一点也是徐智潜在苦苦思索的。

  徐智潜告诉记者,诚信体系的建设至关重要,登记中心作为第三方能够给予第三方的还款监督。诚信体系的建设中,除了引入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掌握相关企业和个人还款的正面信息,还需要一些不良还款的数据记录,包括公安、法院等正在侦查和立案起诉的信息。但这样一套全社会的诚信系统建立显然还需要一个不短的过程。

  徐智潜在努力的另外一件事,是争取金改下的政策突围:让借贷中心从个人对个人的借贷业务范围,扩大到企业对企业的借贷。据悉,目前在温州已经有企业对企业借贷的个案被法院判处胜诉。

  徐智潜依然是温州金改路上的一名“探路者”。不过随着湖南长沙等地也在陆续推出类似的民间借贷机构,他开始有了同行者,终于不再那么得“寂寞”。

  高兴兵:修复民间金融生态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金融审判庭庭长

  金融审判庭是温州金改下的又一力作,此前一直从事经济案件审判的高兴兵机缘巧合下成为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金融审判庭庭长,成为金改最前沿的观察者。

  高兴兵很忙,每天审不完的案件、开不完的会,几乎占用了他所有时间。忙碌的不是他一个人。他介绍,金融审判庭去年审结了2000多个案件,但每个审判员的头上都还“顶着”150多个存量案件,即使是晚上、周末加班加点,存量案件需要处理至少5个月时间。与此同步的是,每天继续新增的案件。

  金融案件的激增,直接导火索是温州的民间借贷风波。高兴兵认为,“简单地就个案处理个案是治标不治本的,关键还是要从源头上入手解决问题。”基于此,高兴兵提出了致力于修复民间资金链、改良整体生态环境的总思路。其中,需要重点改革的是,设法实现固定资产流动化处置,避免被立案起诉的企业因为资产冻结而带来的资金链进一步断裂的连锁反应。

  原来,法院每处理一个负债企业,银行便极可能对担保企业抽贷,导致更多企业资金链断裂,出现新的债务危机。而法院要处理的案子增加的同时,又会引发新一批企业的债务危机。如果让固化资产处置变为流动资金,就能够帮助企业解决流动资金短缺的问题,避免危机进一步蔓延到下一个担保链企业。

  “虽然司法环节本身是被动的,但法院的判决和司法解释在引领社会规范上能起到重要作用。”高兴兵说,现在他们还在积极推动百名法官与金融机构、企业进行对接沟通,引导银行差异化对待,不要一味抽贷,同时也指导企业如何剥离不良资产、如何破产保护,提前防范金融案件的蔓延。

  高兴兵更期待下一步金改背景下的司法政策有所突破。“金融案件的审判,除了已有的条例,还有一些突出的问题,如民间借贷中企业间借贷、民间借贷的利率规定等都无所依据,亟待新的法例出台。”而让其欣慰的是,目前温州民间借贷管理人条例立法已经进入到实质性程序。

  翁奕峰:竞争倒逼市场化

  温州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

  在温州瑞安华峰集团的总部,记者与刚从外面考察项目回来的翁奕峰,谈起了金改周年的感受。“很多人对温州金改进展有诸多抱怨,但我个人认为金融改革还是要循序渐进。”翁奕峰说。

  翁奕峰现在的职位是温州瑞安华峰小额贷款公司董事长,兼任华峰民间资本管理公司董事长。在温州金改中,最受关注是民资阳光化问题,而他兼任的两家公司,恰恰都与此有着密切的关系: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完全是温州金改下新设的投资机构类型,小额贷款公司因为金改拥有了不少新政策的尝鲜机遇:如转制村镇银行、可尝试发行私募债等。

  华峰小额贷款公司注册资本金达8亿元,总资本16亿元,是目前省内小额贷款公司中规模最大的。其服务对象主要面向瑞安当地的小企业和三农经济,服务的动态客户数虽然已达3500户,但不良贷款率仅有0.73%。

  翁奕峰很看好小额贷款公司未来前景,因此对于是否转制村镇银行,翁奕峰更倾向于有机会另外再争取一张村镇银行牌照。

  翁奕峰很理解区域性金融改革的难度所在,并认为金改不能一蹴而就。“大家都在呼吁利率市场化,其实单纯的区域性利率市场化难度太大。不过如果能引入竞争,‘倒逼’商业银行进行改革,迫使利率降下来可能更为实际。”

  翁奕峰所说的竞争机制,包括了小额贷款公司的利率下调以及民间资本管理公司队伍不断壮大给银行间接融资可能带来的冲击。

  他解释,普通的企业法人最高负债率可达70%以上,但小贷公司却仅33%,如果小额贷款公司的融资比例可以再放宽2到3倍,则利率自然会降下来,形成竞争机制。

  民间资本管理公司的推出更是被翁奕峰称为利率市场化的“前兆”,具备向社会募集资金能力的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将成为本土金融机构中重要一员,成为吸纳民间资金的主要渠道之一。

2013突破年

  ——专访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

  温州金改一周年,面对人们更高更多的期待,这场全国瞩目的金改该如何“进行到底”?外界最为关注的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后的风险如何?利率市场化能否推进?日前,就当下温州金改的热点问题,记者专访了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

  记者:据温州银监分局统计,到今年1月,温州市的不良贷款率又有所回升。为此,有人说温州金改没有效果。你怎样看待?

  张震宇:上一轮的金融风波中,温州一批中小企业的倒闭、跑路潮给温州整个融资诚信体系带来了近乎毁灭性的破坏,我认为温州的经济“高烧”已退,但是“感冒”还在,我们现在所做的就是慢慢地重整秩序、增加信心;我们不能期待温州经济一夜之间重新回到危机之前。

  外界过分放大了温州不良贷款率问题。去年末今年初,温州的银行不良贷款率回升有年终结算的原因。银行每年的利率都在200亿,银行每放一笔贷款按照4级分类,都有一笔拨备。现在温州6000亿贷款中,200多亿的不良贷款率完全可以覆盖。

  再看以前,80年代温州银行刚设立的时候,不良贷款率高达15%至18%。全国农业银行上市以前平均不良贷款率也是在2%至3%左右。相比之下,现在的温州在这两年问题的积累下,银行不良贷款率也仅有3%左右,我认为还是在合理范围内。

  记者:温州金改关键是利率市场化改革,为何迄今仍未有突破?

  张震宇:利率市场化更多地是需要顶层设计,指望从一个地方区域来突破并不现实,而且具有风险不可控性。但是直接的利率市场化政策不批准,并不代表我们便会无所作为。

  其实我们所做的包括增设各类新型金融机构、搭建民间借贷登记平台,都是在引入竞争机制、为实现局部的利率市场化努力。今年吸引民资投资的各类投资渠道还会继续增设。

  记者:民资建银行,今年是否会有所突破?

  张震宇:让民资直接开办银行是非常难的,可能今年会有一家民营银行,它起到的将是一个标杆和示范作用。但民资进入金融业的途径并非仅这一条。

  温州将有11家合作银行改制成股份制,通过这种形式,温州将会有100亿以上的民资进入到金融领域。同时,发起设立小额贷款公司也是民资进入金融业的一种方式。此外,金融街项目届时也会以公开募资的形式允许民资进入。

  记者:一些温州中小企业反映,他们并没有明显感受到金改“热度”,你能谈谈金改都为缓解“两多两难”问题做了哪些努力?还有哪些不足?

  张震宇:未来3到5年内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但可以得到缓解。今年将在降低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上有所突破,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今年金融机构将新增800亿贷款,其中要求有400亿以上是发放给中小微企业。二是成立小微企业的再担保中心,降低小微企业融资门槛。三是吸引5亿民资进入应急转贷专项资金,以加大力度帮助企业解决到期银行贷款转贷资金周转困难。此外,今年一年间,还会新增一大批创新金融机构,如商业保理公司、民间票据服务公司以及融资租赁公司等,进一步扩容阳光化民资大军。

  很多人说我胆子小,其实我以为先试点,可以了再大范围推广更合理。如果说2012年是金改“打基础、搭平台、建机制”的一年,2013年将会是突破之年。

风正帆悬 任重道远

  去年3月28日,国务院批准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温州金融改革启动。

  一年过去了,温州金改可有突破?看似波澜不惊的温州金改新政背后又有怎样的“暗流”涌动?近日记者走进温州,感受金改一周年后这里正在发生的变化。

  “温州金改的78个项目已经全部启动,这是打基础的一年。”问起金改周年成就时,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这样回应。

  民资阳光化

  一年时间多项首创

  “3月25日:温州民间融资综合利率指数为20.48(平均月息1分71),其中民间借贷服务中心利率14.73;小额贷款公司放款利率19.41……”温州金融办网页上,由温州首创的“温州指数”每天实时发布更新,正成为温州民间金融市场的一支“温度计”和“风向标”。

  温州指数20.48,意味着平均月息17.1‰,这一数字相比温州民间借贷最高的时候月息3分甚至4分,已经回落近半。

  温州鹿城区的东明路东明锦园小区门口,“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的牌照赫然醒目。这家在温州金改获批一个月时间即出炉的创新机构,旨在引导民间借贷阳光化、规范化。截至目前,在这里登记的平均月利率约13‰,借贷数量为4.5亿元。

  相比温州近6000亿元民资总量,4.5亿元似乎微不足道,不过借贷中心负责人徐智潜却慢慢有了底气,“我们正在探索引入一套全社会的征信系统,确保借贷双方信息对称化,吸引更多民间地下借贷转为阳光化借贷。”

  与此同时,这一年中,为温州民资阳光化、规范化而设的还有多个“首创”:率先开展民间资本管理公司试点,温州民营企业第一次发行企业债,首个为温州活跃的民间融资而设立的立法《浙江省温州民间融资管理条例》正呼之欲出。

  缓解融资难

  六成贷款流向中小微

  观望了大半年,赶在温州金改一周年之前,温州雷奇集团董事长邵武终于为自己参与金改找到了突破口:参与创办温州首家企业票据服务公司,让长期习惯于地下交易的票据交易阳光化,这是温州首家、也是全国首家。

  在温州,有一批像邵武这样手持闲余资金的企业家们正在积极寻找机会参与金改、分享改革红利。邵武的国信中小企业票据服务公司今天在温州龙湾正式开业。在同一天开业的,还有大批新的金融机构:小微企业担保中心、保理公司和融资租赁公司等。

  从这些机构的业务性质看,无不奔着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而来。经过一年努力,温州的金融生态已经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去年全市银行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是6839多亿,新增646.3亿元,其中全部增量的六成以上是流向中小微企业。

  任重道远

  不屈不挠降“落差”

  对于温州金改,外界的议论不断,包括对温州金改的进展和前景的议论也不在少数。

  两会期间,温州市市长陈金彪提到了温州金改目前仍然存在的“三个落差”:工作进程与民众期望的落差、现有服务体系与小微企业需求的落差、民间借贷活跃与监管力量薄弱的落差。

  但“落差”之下,温州人从上到下的努力也令人印象深刻。3月末,张震宇接受完媒体的采访即马不停蹄地赶往北京,为今年的温州金改争取新政策。在他的手上有十多个方案亟待中央政策给予开放:如推动民资进入新领域,设立温字头的专业性保险、证券、融资担保公司等;探索启动个人境外直投等。

  这厢在奔走着呼吁新政支持,那厢改革的步伐也没有停下。对温州来说,眼前最有望成行的还是将“温州指数”进一步推广,增加样本范围,将其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性的民间利率指数样本。

  吸收民资的步伐也有望在金改的第二年加快。民资创办银行犹待新政审批,不过同样具备吸纳民间资金功能的温州民间资本管理公司,今年数量还会继续增加到10家,预计吸纳资金超10亿元。一批“温”字头的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机构也在申报中。

  当这场从一开始就注定艰辛异常的金融要素改革,最终选定了温州,外界都在观望。张震宇则戏称自己是“摸着石头过河”。但他的这种“小心翼翼”也被外界视为“过分保守”。

  “金融改革的核心问题说到底还是利率,没有利率市场化,其它的平台搭建、机构增设都只是‘小打小闹’。”谈起温州金改,浙江大学经济学教授史晋川迄今对利率市场化未能推出感到遗憾。他分析,金改期待顶层设计固然重要,但在此基础上,温州自己也可以在现有体制下做一些迂回突破。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温州指数”连续发布三个月 [下一篇]温州金融改革一年 民间资本阳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