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中心信息 > 媒体聚焦

深化金融改革 保障金融安全

[ 时间:2015-12-06 13:48:33 | 浏览:1100次 | 来源:金融时报 ]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了“加快金融体制改革”的任务,并明确了“改革并完善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金融监管框架”、“实现金融风险监管全覆盖”、“防止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等具体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对《建议》作说明时也特别强调:“必须通过改革保障金融安全,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这既是总结国内外历史经验和借鉴发达国家成熟做法的必然选择,也是对我国近来频繁显露的局部金融风险特别是前段时期资本市场异常波动以及与之相应的金融监管不协调等问题的现实回应。
  金融安全作为经济安全的核心内容,是影响国家安全的重要战略要素,因而关乎国家根本利益。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金融改革不断深化、金融开放日益扩大、金融创新明显加快的大背景下,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保障金融安全就显得尤为重要和紧迫。
  客观地说,我国金融安全形势并不十分乐观。从国内情况来看,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加大、产能过剩严重、房地产市场调整、商业银行坏账率提高、资本市场创新深化以及金融体系改革等都会对金融安全造成一定的影响,并且由于各种风险具有跨界特征,所以,跨界传染的金融风险将成为我国金融安全面临的严峻挑战。从国际范围来看,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欧洲债务问题以及新兴经济体的货币金融风险,也都会对我国金融安全带来较大冲击。
  就近期而言,影响我国金融安全的几个风险点值得高度关注:一是内外金融风险的叠加与共振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比如,美联储加息叠加我国资本项目开放,有可能导致资本外流和人民币资产重估。二是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具有较强的外溢效应,其变化和调整将对外围经济体会产生直接的影响和冲击。比如,2011年美联储逐步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来,美元持续走强,而巴西、印度、阿根廷、印尼、韩国、墨西哥等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大幅贬值,资本大规模流出,带来了巨大的金融货币风险。如果2015年底或者2016年美联储加息,而同时我国经济增速下行,那么资本流出我国的可能性就会增加,不排除对现行资本管制制度和金融安全造成冲击。三是金融业混业经营。可以认为,到目前为止,金融各个子行业的风险基本上是可知的、可测的和可控的,但在有些情况下,比如商业银行表外资产的大规模扩张以及形成的跨界经营的趋势,金融风险与金融安全问题会变得更加隐蔽,甚至不可预测,对经营者和监管者都成为一种“未知的风险”。四是资本项目开放。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和资本项目逐步开放符合完善金融市场体系的要求和大国经济的核心利益,但是,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与资本项目开放需要审慎权衡,特别是要审慎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否则,容易酿成影响金融安全的实质性冲击因素。五是房地产市场波动。房地产市场将商业银行、信托、证券等金融部门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地方政府债务等问题纠结在一起,形成一个紧密相连的复杂系统,这也意味着房地产市场和金融风险与金融安全问题高度相关,在我国经济进入深度调整的背景下.房地产市场的稳健性将成为影响金融安全的重点因素。六是一些小概率却具有系统性的金融安全隐患。比如,人民币被大肆做空。由于我国正进行市场化的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因此需要警惕人民币离岸市场和远期市场的投机行为可能引发人民币大幅贬值的预期,从而引发人民币汇率和资产的重估。再比如,大型金融机构的风险。目前,大型金融机构的混业化和综合化经营趋势明显,且业务架构十分复杂,形成了混业经营趋势和分业监管模式的制度性错配,经营者和监管者对于大型金融机构的实质性风险暴露缺乏完整、准确的了解和认识。在金融创新加速的背景下,大型金融机构有可能会面临由于跨界经营而导致的关联风险。
  有必要指出,尽管我国金融体系的风险在不断累积,但是,基于金融系统业务发展增速下降、金融创新风险管控相对有效、金融监管应对有力,所以,短期来看,我国能够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金融安全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冲击和威胁。
  当然,对于潜在的金融风险,依然要高度重视并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进行防范。从短期来看,一是有必要建立跨部门的金融安全协调委员会。可以考虑进一步强化现有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并将这个制度进一步机制化为金融安全协调委员会,更加注重防范和应对内外风险共振和系统性金融风险,确保金融安全。二是要强化对美国货币政策的跟踪研究和应对预警。一方面,组织相关的部门和研究机构设立专题研究小组,强化对美国货币政策调整及其对我国影响的研究,特别是要关注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预期的影响;另一方面,制定应对风险冲击的政策措施或方案,可以适度保持对资本项目的管制,防止资本大规模流出;对汇率保持警惕,在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的同时,严防市场预期被外部因素或离岸市场所扭曲。三是要强化压力测试,防范出现应对金融风险的政策真空。从2015年6月和8月我国资本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异常波动可以看出,市场的演进和安全问题可能会远远超过监管者和经营者的预期,因此,强化不同程度的压力测试,预测不同程度的金融风险冲击,加强金融安全的场景模式和应对机制的建设,就成为一个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工作。
  从长远着眼,则要加快推进金融监管改革和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真正建立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的金融监管框架。一方面,以宏观审慎管理制度框架为基础,健全符合我国国情和国际标准的监管规则,防范内外风险及其潜在的共振风险特别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外溢冲击和金融体系的跨界风险,切实保障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另一方面,强化行业兼顾标准,加强现场和非现场检查,注重切断不同金融部门之间的复杂、模糊、多向交互的内在关联性,构建一个基于宏观和微观两个层次的金融安全网;再一方面,要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避免金融过分地“脱实向虚”,这是保障金融安全的根本举措;此外,要完善、发展和有效运用风险管理工具,不断提高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的有效性。

】 【打印繁体】 【投稿】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完善的金融监管框架将是什么样 [下一篇]手机小额贷如何突围